您当前所处位置: 米胖旅游网 > 衡山旅游 > 衡山旅游攻略 > 停车坐爱枫林晚

停车坐爱枫林晚

http://www.mipang.com时间:2010-12-07  来源:米胖旅游网  点击:6231
自来有踏春之说,今天我独辟幽径去踏秋。

湖南,真正的胜景事业我数不出几处,一是驰誉全国的张家界,以奇山怪石森林著称;一是湘西自然风光,没有太多仿造痕迹,曲径以通幽;还有一处却是我心仪已久却未能成行的岳麓山了。

吸引我此次选择岳麓山的一个最首要的原因,是一句古诗:"泊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我偏幸红枫,不止于它可依靠佳人相思之意,更在于那一片片红枫给人以成熟、沧桑之感。

在曩昔的几年里,我趁学余之便,借写生为名,先后游历了几处金秋红叶景不美观。"西山红叶好,霜重色愈浓。"北京香山也许是全国最闻名的赏叶之地,只可惜人太多了;南京栖霞山于霜降时节,满山红遍,如同置身于彩霞之中,只可惜,我去的那天正值秋雨肆虐,不曾领略到"残阳红叶相普照"的全国奇不美观;而在姑苏天平山,素以红枫、清泉、怪石"三绝"而闻名,只可惜人工雕饰的感受太多,秀美而略显荏弱。今次我游麓山,目的只有一个:红叶。

没有请导游,这是我一向以来的习惯。我喜欢做一个不速之客,也喜欢给自己惊喜。若是请了导游,她们会事先向你介绍所有的景点,即使我对这里一切都目生,却不会有涓滴新异的感受。

于是,买了一张长沙地图,细心研究了许久,弄清楚了车次及车行路线,选好了下车地址,就背上了简略单纯的旅行包,趁着天微亮的那份安好,踏上了此次秋游的短暂征途。半个小时后,一座巍巍青山耸立在我的面前。城市的喧哗未起,赶在尘飞烟扬之前,我一头扎进了青山的怀抱……

(一)红叶

旭日将升,东方的远山上空若隐若现一缕缕淡淡的云霞;雾渐起,清凉的山风裹着秋的气息,些微的寒意起头疯狂地顺着我的手臂攀沿。幸而,脚下的路还清楚着。

沿着那条曲弯曲勉强折的小石子路,绕过一处水池,在愈来愈重的浓雾里,我隐约见到了方亭一角。不知道是缘于地势并不太高仍是缘于自己心里的孔殷,我很快就站在了这个方亭的下方。

有些感动了,这就是泊车坐爱枫林晚的"爱晚亭"么?是的,恰是"爱晚亭",它就雕镂在这方亭的正上方,在它的两侧,分袂龙飞凤舞着那两句诗。此时太阳待升,除我以外还没有其他游人,爱晚亭似乎也在麓山的怀抱里舒适的酣睡着。不忍习破损这份安好,我盖上刚刚打开的镜头,猫着身子轻手轻脚地攀上了亭子。

亭栏外那一块块的年夜石似乎在渗着一滴滴的清泉,水从亭下山石间轻轻流淌,却没有发出涓滴的声响。不知是哪个顽皮的小童,在那块最显眼的山石上踏出一个小巧的脚印,留下一片逐步淡去的斑驳。一株常青的山藤,似乎没有找到可以攀援的年夜树,委屈的趴在那石头根处四处伸展,像是在向山石低诉,也像是在四处寻找。

安好,我的心灵有如山的默然,也有如山的执著。

起头在视野里搜索红叶的踪迹。也许是因为爱晚亭建在最吸惹人注重的位置,站在亭内刚刚觉察来时走过的那条石径的两旁,均是一棵棵高耸着的枫树。红叶呢?虽然映入眼帘里的也有那些许红枫,却不曾有那种"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感受。有些微的颓意了。是因为季节还没有来么?可此时已是暮秋了呀。

初至爱晚亭时那种欣喜感动的神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沉沉的落寞。雾越来越浓了,近在咫尺的枫树也几不成见。这是不是爱晚亭的悲哀呢?亭犹在,而红叶不再,虽历千载,却是没有归期的等候么?

既然来了,我不想赤手而归。长叹一口吻,沿着那条愈显险峻的石阶,向山顶进发。麓山并不太高,为了赶得上到"天道"看日出,我很快就爬上了麓山最高处------天道。此时,旭日刚露半个脸…

……

下到麓山时,将暮。已经有些累了。

倏忽想再去"爱晚亭",因为我还没有摘红叶。也许此刻的红叶会有些分歧了吧,这个设法似乎让我找到了迈开步去的信念。

再转一个弯就可以看到"爱晚亭"了……神色依如初至时的感动与期盼。日已西垂,斜斜的暖暖的打在身上,悄无声息地蒸发着体内的倦怠。起头寄望初来时错过的石径的两旁,猎捕红叶的踪迹。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当我转过那儿那里水池的时辰,跃入眼帘的赫然是一片灿然的风光!那片片薄薄的红叶在秋风中摇曳着,在夕照的辉映下,射出一道道精明的光线。有些骇怪了,独站在游人渐稀的山深处,我细细的品味着那一片片红叶沧桑的斑斓,生恐错过这一种摄人的风光。

年夜白了,终于年夜白了。想了许久,俄然年夜白了为什么此刻看到的红叶与早晨看到的红叶是迥然分歧的两种景色。早晨的麓山,在红叶上凝了一层层厚厚的水雾,没有阳光的辉映,自然无法透过那厚重的雾看到红叶的本色;经由阳光一天的普照,水雾褪去,山间愈显清朗,刚刚显出红叶的真脸孔来。

爱晚亭犹在,静静的偎在满山红叶里,显得有些古朴,有些默然。夕照愈红,红叶愈红;风渐止,山渐静。面临这般精心别致的风光,难怪引无数文人骚客竞折腰。

呆呆地站在亭前,不觉已经晚了。亭前的山石犹静,山石间的溪水犹淌,唯有我心里却似怒潮般在澎湃。我不忍心去摘那点点红枫,不忍心去破损这份安好的美。我想,也许只有夕照里的红叶才是最美吧。与今晨所见到的红叶,适才那一幕奇景,远胜当初在喷香山、栖霞山还有天平山所看到的一切。

有良多工作都是如斯吧,只是因为有了一个光鲜的对比,才有了震撼的力量。若是没有今晨那种沉静来对比与夕照辉映的红叶,也许我会感受到麓山的红叶与喷香山、栖霞山等地的红叶并无别致甚或不如;恰是因为有了这种对比,才在心理上形成一种落差,才会给自己一份意外的惊喜与收成。透过这片片红叶来看世间万事万物,人与物的丑与美划分,不恰是因为有了一种对比吗?所谓的尺度,是不存在的,存在的,是对比。这也许就是我今天游麓山所得的最年夜收成吧。

思惟还在伸展。山已默然,我亦无言。一片残缺了的枫叶,轻轻地晃着美妙的舞步跌落在我的脚下。哈腰将这片残缺了的枫叶放在贴身的口袋里,似乎这红叶还略带着秋的寒意……

(二)日出

从爱晚亭往上不要走多久,就到了"清风泉"。这里有一个传说,许一个愿,在清风泉里轻轻的放入一枚硬币,若是此枚硬币能浮起来,你当初许的愿望就能实现。我想这事实下场只能是一个夸姣的给人以但愿给人以等候的传说而已,泉水能浮起一枚硬币也许只是水质中含有良多矿物质,张力较强而已。

清风泉旁有一个洞,名为清风洞。风闻清风洞里也设置了景色,想来理当多半是人工设置的景不美观吧,便没有再进去,而是直接登上天道,期待日出。

在山腰路过了良多景色,多半是墓地或小的景点。没有容身,一口吻登上了天道。麓山只要爬上半山腰,踏上人工开凿的公路后,就可以看到天道了。所谓天道,其实只是依山势而傍建的一条长廊。长廊在山脊上,一边是窄窄的公路,一边却是深不见底的沟壑。从天道往下望,有一种"云深不知处"的感受。东方越来越亮,残红也愈来愈浓,想来可以看到日出奇景了。我顾不上再细细的不雅鉴赏深壑里吞云吐雾的景色,快步登上了麓山的最高处----天道的绝顶。

天道的绝顶,也是公路的绝顶。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止于天道。不,没有,在这样的境地里,景色,可以向高处更高处伸展;而人的思惟,可以深处更深处无限伸展。天道的绝顶就是麓山的最高处,而此刻,我站在天道的绝顶,自然只有我才是麓山的最高处了,呵呵,真的很有一种"山登绝顶我为峰"的感受。

终于看到日出了。在远处的山后,太阳羞答答的露出它小半个红彤彤的脸,却禁不住对山的何处美景的好奇,慢慢的探出整个头来。柔和的阳光轻轻的铺在那厚重的浓雾上,像是在空气中撒播了良多晶莹珍珠,发出灿若星辰的光,像极一场风暴事后的流星雨。从来没有觉察过,浓雾在初升太阳的照射下能发出如斯斑斓的光线。举头望去,远山的上空不知何时升起一片鲜艳的云彩,不是静止的,而是绕着太阳在慢慢的动弹,像一个有着巨年夜吸引力的漩涡,吞吐着四周的云彩,环绕纠缠着,慢慢的合成一体,成为绕着太阳的一道辉煌的七彩光环。

太阳愈升愈高,光线也越来越强。初升时尚能看清楚它那红扑扑的脸,而此刻,只感受它向四周披发的一道道刺眼的光线。光环渐淡、渐散,空气中的那些晶莹的光点也慢慢的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层层厚厚的白雾。慢慢的,白雾散去,只余下一片晴空。

极目而眺,远山不再恍惚,一切尽收眼底。山脚下傍山而建的是一排精心小巧的家舍,还有一群夙起的孩童在追逐着、游玩着。而另一边,一幢幢高耸入云的年夜厦,在阳光的辉映里闪着精明的光线。一条年夜江从城市的中心蜿蜒伸展着它的身躯,慢慢的伸向远方,暗暗隐没在一座年夜山后。那一辆辆汽车,像一只只小蚂蚁一般在一条青色的带子上渐渐的蠕动着……俄然感受眼里的一切是那么的细微,也俄然感受自己的气宇俄然变得无比的坦荡,很有一种"一览众山小"气焰。

静静地赏识着日出里麓山的奇景奇不美观,漫目四游,自是有一类别样的情怀。太阳有一杆高了,即使是站在山顶也隐约可以听到山脚下城市的喧哗声起。我细心的收拾好自己的神色,背着包回身别上了那条窄窄的公路……

(三)"佛道儒"三家争鸣

来麓山之前,就听闻麓山有"麓山寺"、"云麓宫"、"岳麓书院"佛道儒三家争鸣之说。此次来麓山,目的之一是为了红叶,而另一个目的就是来看看这里的事业。

顺着长廊慢慢的往下走,一边赏识着山脚下的气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发现自己站在了长廊的绝顶。

从天道下来,年夜约走二十来分钟的旅程,就可以看到在另一个山头上树间环抱着一座宫殿模样的建筑。绕过环在建筑四周的乱石,才觉察不知道什么时辰从后面转到了宫殿的正下方。举头向上望去,是一条用青石铺砌的石阶,不算太长,但很陡。慢慢的拾级而上,等爬完石阶,已经是气喘吁吁了。坐在石阶一旁的年夜石上,一边调整自己的呼吸,一边起头端详着这座古朴的宫殿。

没有太多修补的痕迹,那道高高的门槛已被岁月磨得发着惨清惨清的光;门板上贴着的图样已经恍惚了,甚至已经不能从整体上去把握图样的内容;门内正对着石阶的那只喷香炉,已经看不出它的年月了,被那一缕缕腾空而起的喷香火熏得没有岁月的痕迹……站起身来,慢慢地踱入道不美观,游目四顾。那些壁画也许是因为年月太久的缘故吧,年夜多斑驳得失踪去了原本的样子,而那些隐约还透着暗淡黄光的容器与放置,在满盈的烟雾里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神秘。绕过正前方那座品质狷介的塑相,可以看到连在后面的建筑----四合院。四合院很小,在四合院中心的庭院里一棵不知名的树对着院子上空的空间全力伸展着自己的身体。也许是因为这个时辰年夜多游人还没有爬到山顶的缘故吧,整个道不美观就只有三两个游人,有的在烧喷香,有的在对着那座塑相跪拜。我暗暗地退了出来,沿着那石级分开了云麓宫。

出了云麓宫后,山势倏忽变得很陡峭了。于是我决意返回到山顶再觅一条较为好走的路下山。绕过云麓宫后,觉察已近午时了。用过中餐后,顺着那条窄窄的公路起头下山了。

下到半山腰,看到了寺院----麓山寺。麓山寺建在麓山山势险峻处,一条很窄很陡的小石子路通到寺院门前。在这里的游人较云麓宫为多,喷香火也更显鼎盛。穿过佛堂走入内堂,可以看到高峻的不美观世音塑相。在不美观音殿前有两棵罗汉松,在树旁的一块小标签上得知,其中一株树龄为1700年,另一株为1200年。看来,古老的麓山寺开山至今至少也有1700年了。

顺着迂回盘曲的小石子路,不知不觉又绕回了前堂。在如来佛塑相四周的十八罗汉,喷香雾缭绕里,似乎正向每一个不美观摩的旅客展示他们健旺的体魄。

一路上下来,可以看到良多若干好多树上都有特制的标签,上面写着这些树的名称和树龄。这些树或粗年夜无比,或挺拔穿空,或迂回盘旋,煞是给古老的麓山添了一份自然的景色。

下到山脚,穿过湖南年夜黉舍区,绕过现代建筑的高墙,隐约可以看到一角古老的建筑。顺着水池边的一条小路,转过一处弯,豁然映入眼帘的是"岳麓书院"四个字。正门紧闭着,从旁边开的一个小门闪了进去,里面是挨得很紧的建筑。对建筑我可以说是一窍欠亨吧,于是拣一些平展视野也较坦荡的路来走。

觉察岳麓书院与云麓宫和麓山寺来对比,分歧最年夜的就在于建筑物的形体了。云麓宫坐落在山顶,地形参差,地势奇险,故建筑小巧别致;麓山寺建在山腰,地势险峻且梯度很年夜,故分前堂与后堂,两者前呼后应,用山势来浮现建筑物的气焰;而岳麓书院建于山脚,地势平展,故其建筑绵绵相依,而每一座建筑也较前两者为年夜

听良多人说过,岳麓山脚下闻名的湖南年夜学的前身就是这岳麓书院。若是真是如斯,那么这岳麓山佛道儒三家争鸣当以儒家胜出了。在湖南年夜学的校区里,我还企盼了中华人平易近共和国伟年夜翘楚***同志的高峻铜像。

此次游麓山,感应颇多。在心中默默地斗劲了一番这些年来看过的不少景色,每一处都景色均以其浓密的文化色彩来浮现一种怪异的文明,像麓山这样集佛道儒于一山的倒还真的很少见了。

想起自己拾起的那片残缺了的红叶,从心底升起一丝暖意。从口袋里掏出那片红叶来放在手心里,居然有些微清凉的感受。红叶上那一点点斑驳,是在人们展示风雨的痕迹,是在向人们诉说它心里的沧桑么?我想,落叶是不是预示着一种归宿?想起了阿谁远方的人……

相关旅游攻略

衡山归来

因工作的原因,每年都有两次出差的机会. 今年秋季的糖酒会在湖南长沙举行,忙完工作上的事情,就想着在附近走走看看了. 原计划要去湘西,到张家界、凤凰那里走走,出发前还特意看了一遍沈从文的小说:边城。看完之后反而不是那么想去凤凰了,不晓得为什么。 17日,离返程日期有三天的时间可以游玩,而去湘西至少需要4天的时间才可以玩儿的尽兴,与其很仓促的赶路,还不如另选路线。最后选择了去五岳之南岳衡山。 之前去过
      阅读全文»

青山有幸埋忠骨

在长沙开会,会议最后安排大家去衡山。 回来已经数周,想记述去衡山之行,却感到很难。 南岳衡山。匆匆一日游,大半日的时间花在了从长沙到衡山的路上。受时间和路线所限,南岳风光难以尽收。说实在话,从我们这次行程看,衡山的旅游开发真的还处在很山寨的阶段。 但是行程中安排参观民国抗日战争南岳军事会议遗址,得以瞻仰南岳衡山抗战忠烈祠,却是意外之大收获。 忠烈祠依山而建,肃穆庄严。   这里是民国
      阅读全文»

2012.7.21穷游衡山(一)

  敲下这些字的时候,心里在滴血,何止是滴血,简直就是滴血!我的黄金和白银此刻正在跌跌不休中…… 好吧,其实这是一篇游记。 确切地说,出发时间是7月20日晚上,也就是我前一天踢了球赛、当天参加公司半年度会议并喝了小酒的那个晚上。 如果球友们交到我手里的球队经费算是流动负债,那么在出发的时候,我的货币资金大约是流动负债的一半。所以当我背着小包,欢快地走在去地铁站的路上,一种卷款潜逃的快感油然而
      阅读全文»